脆皮五花鸭

仿佛是混沌初开的天地,卡卡西身处在一

片粘稠的黑暗中,不见任何光亮


时间流逝匆匆


似乎过了很久,卡卡西睁开迷茫的眼


在这片黑暗里,闪烁着一点点光


微弱,顽强地跃动着


卡卡西不受控制地向那点光亮跌跌撞撞地

跑去,他不明白为什么固执地追求那点卑

微的光亮


光点越来越大……


卡卡西冲出了黑暗


受到了强光刺激,卡卡西不禁眯上了眼


卡卡西


熟悉的呼唤声传来


卡卡西像心脏被剥离了一块,颤动的瞳孔缓缓抬升


带土……


是琉璃一般璀璨的蓝天,淡粉的樱花飞


阳光从樱树上淅淅沥沥地渗下,光影斑驳


少年伸出了手


“过来吧,卡卡西”


带土的身后是琳,是玖辛奈师母,是水门

老师,是自来也先生,是……


“……父亲”


高大的男人逆着光微笑:“卡卡西,你为木

叶做的,足够了”


卡卡西眼角不由得湿润了















“很抱歉,虽然我们已经极力抢救了,可是

火影大人还是……”


鸣人的瞳孔木的睁大:“你说卡卡西老师

他……”思念,痛苦,悲哀,如同潮水冲毁堤

坝,充斥着鸣人的大脑


木叶举村悼念


白色的挽联,黑色的人群,灰扑扑的天空


卡卡西拥着一树白花,微笑着走向天堂